攀比和虚荣让他成为金钱 的奴隶——浙商控股集团有限企业原董事长刘旭松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

编辑:九州体育官网入口编辑 来源:原创 发布日期:2019-01-31 浏览次数:

攀比和虚荣让他成为金钱 的奴隶
——浙商控股集团有限企业原董事长刘旭松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
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

2018年9月,得知自己职务犯罪一案即将被移送至检察院审查起诉时,55岁 的浙商控股集团有限企业原党委副书记、董事长、总经理刘旭松痛悔不已:“我是咎由自取,罪有应得,愿意接受最严厉 的惩处。”

“儒雅”,这曾是很多人对刘旭松 的评价。作为一家大型国企 的一把手,刘旭松 的常识水平和谈吐能力,连调查人员都颇为感慨,然而其腐败堕落 的历程也发人深省。刘旭松案是杭州市上城区监察委员会办理 的首例辖区省属国企人员职务犯罪案件。监察机关查明,刘旭松涉嫌贪污、挪用资金、国有企业工作人员滥用职权、骗取票据承兑等犯罪。

“这间办公室里有书香,但也有腐败”

2018年6月21日,调查人员来到刘旭松 的办公室,依法出具搜查证后开展搜查工作。这间办公室宽敞明亮,装修高档,书柜里分门别类排满了几百本书籍,有《礼记》《墨子》等国学书,《红楼梦》《水浒传》等古典文学书,还有企业党建、经济管理等方面 的书籍,不少书都已显陈旧,可见已伴随刘旭松多年。

然而在办公室柜子里,调查组还发现了包装精美 的人参、虫草,一盒盒外地名茶、一条条昂贵 的香烟、一箱箱高档白酒和红酒。“都没有开过封,有 的连快递纸箱都没有打开。”调查人员说,这间办公室里可以说是有书香,也有腐败。

刘旭松出身于书香门第,父亲是大学教授、老党员,母亲是名牌中学 的骨干教师,从小受到良好教育 的刘旭松不仅爱读书,还写得一笔好字。1981年,18岁 的刘旭松成了家乡当时为数不多 的大学生。毕业后,他先后到杭州市、浙江省商业部门工作,199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2004年,刘旭松到国有控股 的浙江惠丰投资发展有限企业担任副总经理,2009年被任命为总经理。2011年调入一家省属国有企业担任主要负责人,2015年任浙商控股集团有限企业党委副书记、董事长、总经理,此间,刘旭松还攻读了在职工商管理硕士。

儒雅 的外表、贪腐 的内心,这样 的矛盾在刘旭松身上体现为台上说一套、台下做一套。在忏悔书中刘旭松写道:“我平时在开会作报告和找下属谈话时,教育大家要清廉,不允许贪腐,甚至大谈自己 的清廉之道,目 的是为了掩盖自己 的恶劣行径,同时在考核中获得好评,得到上级领导 的认可。”

“既有学历优势,又有常识能力,入党早,提拔快,面对一帆风顺 的前半生,本应感恩组织 的培养与厚爱,谁知他却滋生了骄傲情绪和个人私欲,最终滑入违纪违法犯罪 的深渊。”结案后,调查组负责人感叹道。

“不受制约 的权力真是害死人”

提起刘旭松一案,不能不说与他共同犯罪 的夏筱玲。

夏筱玲比刘旭松大两岁,学问程度不高,常年从事财务工作,案发时已经退休。

刘旭松和夏筱玲1998年开始在同一单位工作,此后不论刘旭松去哪家企业任职,都把夏筱玲调去做财务,甚至还任命为财务部门负责人。如此信任有加,是因为夏筱玲长期配合刘旭松做假账、私设小金库、套取公款、违规报销发票。在此过程中,夏筱玲也分得大额赃款。“如果没有夏筱玲 的配合,刘旭松也可能会违纪违法,但罪行绝不会如此严重。”一名办案人员先容。

惠丰企业 的主要经营范围是白糖业务。初到惠丰企业时,刘旭松和夏筱玲发现前任企业负责人有用个人账户收取企业货款 的做法。二人商议后,不仅没有纠正问题,反而决定违反财务制度,沿用这一操作手段。个人账户收公款,不仅仅是图一时方便,更主要 的目 的是便于入账时做手脚,截留公款占为己有。多年来,通过这一手段,刘旭松和夏筱玲就侵吞公款27.245万元。

惠丰企业是一家国有控股企业,刘旭松当时也是企业个人股东之一,然而其名下4.5% 的股份(对应股本金45万元),刘旭松却没有实际出资,而是以小金库公款支付。2012年,惠丰企业因收购改制,决定对账面利润进行分红并将相应股份转让,刘旭松名下4.5% 的股份对应分红款56.925万元,转让款45万元。由于刘旭松从未对这4.5% 的股份出资,因此相关分红款和转让款应属国有。刘旭松、夏筱玲当时已担任惠丰企业上级企业 的总经理和财务副经理,二人商议后,隐瞒事实真相,将这101.925万元转移至夏筱玲 的账户“慢慢消化”。

对于夏筱玲 的“合作”,刘旭松不仅拿出部分费用与她分赃,还在其生日时动用小金库公款为她购买了一块价值6.6万元 的手表相赠。有了刘旭松 的纵容,夏筱玲胆子也越来越大,有一次在刘旭松不知情 的情况下,她竟然挪用企业货款100万元用于放贷生息。

在享受到一次次“特事特办”、侵吞一笔笔公款后,刘旭松终于吞下了自己酿成 的苦酒,他一次次地忏悔:“不受制约 的权力真是害死人!”

“变成了金钱和享受 的奴隶,忘了人为什么活着”

办案过程中,调查人员发现刘旭松 的赃款中有很大一部分用于吃喝玩乐。

“我 的腐败是从追求吃穿开始 的,最后变成了金钱和享受 的奴隶,忘了人为什么活着。”回顾自己 的堕落之路,刘旭松找到了问题 的根源。

刘旭松自己坦承“作为国有企业负责人,我受到 的党规党纪、法规制度教育比其他人多得多。”然而贪欲作祟,这些学习并没有让他增强清廉 的定力。

“他工作、居住都在上城区,按说住宿是很方便 的,但经大家调查发现,刘旭松居然有30多张高档酒店住宿发票在企业报销,而且绝大多数都是杭州本地酒店。”调查人员先容,从2011年起,刘旭松在夏筱玲 的帮助下,频繁违规将个人开支在企业报销,费用涉及住宿、餐饮、购物、旅游等方方面面,金额超过8万元。“他对党规党纪可以说是既熟悉又麻木。”调查人员说。

“我有强烈 的攀比心和虚荣心,完全忘记了自己 的责任。”据刘旭松交代,在与私企老板交往过程中,对方 的派头、出手大方让他很羡慕,于是他也充起了“大款”。然而,单靠自己 的工资肯定远远不能维持他豪奢 的交际,刘旭松自然而然地想到了企业小金库,这样一来个人面子足了,国有资产却蒙受了重大损失。“贪婪是魔鬼,贪欲是万恶之源,人 的纯洁比什么都重要。”案发后,刘旭松终于幡然醒悟,然而悔之已晚,国家 的损失已经造成,其本人也必将付出沉重代价。

2018年9月,刘旭松所在单位上级党组织给予其解雇党籍处分后,监察机关将其与夏筱玲职务犯罪案件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

2018年12月17日,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对刘旭松案进行公开审理,将择期宣判。(田晶)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