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业务研讨】主动交代、自动投案、自首 的认定标准分析

编辑:九州体育官网入口编辑 来源:原创 发布日期:2018-09-28 浏览次数:

自古以来,我国对自行投案、承认错误或罪责者,皆有从宽发落之传统。在现行纪法体系中,“主动交代”“自动投案”“自首”虽均有自行投案、承认错误或罪责之意,但其认定标准各有不同,在执纪执法过程中应当注意区分。

一、基本概念

“主动交代”,是党纪处分条例规定 的量纪情节。条例第三十八条规定,主动交代是指涉嫌违纪 的党员在组织初核前向有关组织交代自己 的问题,或者在初核和立案审查其问题期间交代组织未掌握 的问题。第十七条规定,主动交代本人应当受到党纪处分 的问题 的,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分。第十九条规定,对于党员违犯党纪应当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,但是具有“主动交代”等情形 的,可以给予批评教育或者组织处理,免予党纪处分。

“自首”,是我国刑法规定 的量刑情节。刑法第六十七条规定,犯罪以后自动投案,如实供述自己 的罪行 的,是自首。对于自首 的犯罪分子,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。其中,犯罪较轻 的,可以免除处罚。被采取强制措施 的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和正在服刑 的罪犯,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 的本人其他罪行 的,以自首论。

“自动投案”,是监察法规定 的建议从宽处罚情节。监察法第三十一条规定,涉嫌职务犯罪 的被调查人主动认罪认罚,有“自动投案,真诚悔罪悔过”等情形 的,监察机关经领导人员集体研究,并报上一级监察机关批准,可以在移送人民检察院时提出从宽处罚 的建议。

由上述概念可见,“主动交代”“自动投案”“自首”均需具备以下两项基本构成要件:

1、自动性或主动性。即自愿、主动、直接向纪检监察机关等单位投案,自愿置于党和国家机关控制之下。刑法和监察法关于“自首”“自动投案” 的认定,均有要求“自动投案” 的明确表述。党纪处分条例虽然没有“自动投案” 的文字叙述,但违纪党员向组织交代自己 的问题,同样要求其有“自动” 的意思表示和客观行为,一般应当直接向有关组织交代问题。

2、如实交代(供述)。首先,党纪处分条例与刑法关于“主动交代”“自首” 的定义中,均阐明了要求如实交代或如实供述之意。监察法将“主动认罪认罚”作为提出从宽处罚建议 的前置条件,“自动投案,真诚悔罪悔过”当然包括如实供述自己 的罪行。其次,如实交代(供述),是指如实交代或供述自己 的主要违纪事实或者犯罪事实。有数个违纪行为或者犯罪行为者仅如实交代或供述部分行为者,只对其如实交代或供述之部分认定为“主动交代”或者“自首”。共同违纪人或者共同犯罪人,除如实供述自己 的违纪事实或者犯罪事实,还应当供述所知 的同案犯,为首者或主犯则应当供述所知其他同案犯 的共犯事实,才能认定为“主动交代”或者“自首”。再次,司法说明规定,认定“特殊自首”,要求犯罪分子如实交代办案机关未掌握 的罪行,应与办案机关已掌握 的罪行属不同种罪行。党纪处分条例规定,认定“初核后主动交代”,对于主动交代 的问题,仅要求是“组织未掌握 的问题”,并无是否属于办案机关掌握 的同种违纪行为之明确限制。

二、认定标准

“主动交代”“自动投案”“自首” 的认定标准差异表现如下:

1、适用范围不同。“主动交代”是可以对违纪责任作从轻、减轻、免除处理 的量纪情节,可贯穿于所有执纪案件 的定性量纪全过程。“自首”是对刑事责任可以作从轻、减轻、免除处罚 的量刑情节,可贯穿于所有刑事案件 的定罪量刑全过程。“自动投案”是职务犯罪案件移送审查起诉时可以提出从轻、减轻、免除处罚建议 的量刑情节,仅是职务犯罪案件在移送审查起诉这一程序节点考量 的因素。

2、主体不同。首先,“主动交代” 的投案主体是“涉嫌违纪 的党员”,所交代 的是“自己 的问题”,并不涉及党组织主动投案 的问题。党纪处分条例虽然规定对于严重违纪 的党组织予以改组或者解散 的处理措施,但并未设定“主动交代”等可从轻减轻处罚 的条款。其次,“自首” 的投案主体既包括自然人,还包括单位。单位犯罪案件中,单位集体决定或者单位负责人决定而自动投案,如实交代单位犯罪事实 的,或者单位直接负责 的主管人员自动投案,如实交代单位犯罪事实 的,应当认定为单位自首。再次,“自动投案”仅是对涉嫌职务犯罪 的被调查人是否提出从宽处罚建议 的考量因素,不涉及对单位犯罪 的从宽处罚建议。但是,如果被调查人所涉嫌罪行属于单位犯罪,如私分国有资产罪,在认定“自动投案”时应注意:一是如果单位没有自首,直接责任人员自动投案并如实交代自己知道 的犯罪事实 的,对该直接责任人员应当认定为“自首”,也应认定为“自动投案”。二是如果是单位自首,直接负责 的主管人员和直接责任人员未自动投案,但如实交代自己知道 的犯罪事实 的,根据相关司法说明 的规定可以视为自首,但不属于监察法意义上 的“自动投案”。

3、“特殊自首”问题。党纪处分条例规定,“主动交代”包括违纪党员在初核和立案调查其问题期间交代组织未掌握 的情形。刑法规定,被采取强制措施 的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和正在服刑 的罪犯,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 的本人其他罪行 的,以“自首”论。即以上两种情形包含初核后主动交代或特殊自首。然而,监察法第三十一条第(一)项关于“自动投案” 的条文表述,是否涵盖特殊自首 的内容?笔者认为,监察法第三十一条规定 的从宽适用条件与刑法规定 的自首、立功适用条件相比,更为宽泛,“自动投案,真诚悔罪悔过 的”暗含了如实供述 的内容,如果供述 的是不同种罪行,在移送司法后则可能构成特殊自首,因此涵盖了特殊自首 的内容。

4、“投案节点”问题。“主动交代” 的时间节点,一般限于初核前,初核后主动交代也限定于初核和立案调查期间。“自首” 的投案时间节点较“主动交代”更为放宽。从一般自首 的认定标准来看,在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分子未被办案机关掌握,或者虽被掌握,但犯罪分子尚未受到调查谈话、讯问,或者未被宣布采取调查措施或者强制措施时,向办案机关投案 的,是自动投案。从特殊自首 的认定标准来看,被采取强制措施 的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和已宣判 的罪犯,如实供述司法机关尚未掌握 的罪行,与司法机关已掌握 的或者判决确定 的罪行属不同种罪行 的,以自首论。“主动交代”与“自首”,虽均有鼓励违纪违法者改过自新等目 的,但前者更加体现纪严于法 的原则,要求党员对组织忠诚老实。

5、“翻而又供”问题。根据有关司法说明,犯罪嫌疑人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 的罪行后又翻供 的,不能认定为自首;但在一审判决前又能如实供述 的,应当认定为自首。但党纪处分条例并未明确,违纪 的党员自动交代后“推翻原来交代 的”或者“翻而又供 的”,能否认定为“主动交代”。“主动交代” 的认定,不能仅作违纪审查起始时 的节点考量,还应综合违纪党员在违纪审查期间 的整体表现。违纪党员“翻而又供 的”,应当具体问题具体分析。实践中,翻而后供 的情形各异,有 的违纪党员是真诚悔悟而再次交代;有 的违纪党员是在证据攻势下退无可退而不再对抗;有 的违纪党员是投机观望而犹犹豫豫地选择配合等,故在监督执纪实践中,对上述情形 的处理结果也各有不同。有人认为,“翻而又供” 的具体原因难以甄别,从争取违纪党员改过自新、配合审查 的实际效果考量,应当认定为“主动交代”。有人认为,党纪处分条例并未明确规定自动投案后“翻而又供”不能认定为“主动交代”,本着“惩前毖后、治病救人” 的原则,不宜对“主动交代”作过于严苛 的理解。也有人认为,党纪严于国法,对此不宜完全参照司法说明关于自首 的规定。笔者认为,党纪处分条例并无明确 的限制性规定,自动投案后“翻而又供” 的仍可依规认定为“主动交代”,但根据从严治党 的要求,对此类情形是否予以从轻、减轻或免除处罚应具体情况具体分析。如违纪党员在证据攻势面前见负隅顽抗无效而再次供述,虽可认定为“主动交代”,但在考虑是否从轻时应极其慎重。(钟晋)

(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2018年9月5日第8版)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